电话 Phone +86-0755-83997039     E-mail US       更多联系方式

《南方企业家》姚研成:红岁是海

时间:2013-05-20   来源:《南方企业家》 向华
   

1992年的他创办了深圳市研成策划有限公司。那是个智慧价值突显的时代,他不但收取顾问费,还要以创意作价入股相关企业,可谓为中国创意产业早期的先锋派人物。

现在的他拥有红岁、一顶山红、彩云红、贵喜、Beautysky等五大著名品牌,被誉为“中国茶坛新教父”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开创了中国企业运作的新模式、新境界,直接从设计和品牌端切入,投入数亿元的营销费用打造奢侈品牌。他卖的不再是产品,而是文化创意。

他就是姚研成,深圳研成控股集团主席。现在的研成已成为深圳独特的文化名片,吸引了无数海内外著名人士。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参观后感慨:“文化创意产业有两个地方让我很震撼,一个是英国的伯明翰,把一个工业城市转变成创意之都,另一个就是研成,非常震撼!国家号召全国加强文化软实力建设,文化软实力建设是我们面临的紧迫、重大课题,从研成这里我们能得到很多的启发!”

这家企业究竟有哪些独特魅力呢,最近,记者与该公司董事长姚研成先生进行了一次热烈对话。

 

红岁要做“茶叶里面的海”

《南方企业家》:在很多行业,中国企业运作品牌的能力还是欠弱的,应该有很多的空间,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茶叶呢?

姚研成:家电行业也好,任何行业也好,我们缺少的是正确做事的人,而不是缺少做事的人。家电行业在中国做好了吗?也没有做好。为什么?因为大家不知道营销的本质。阿里巴巴是做什么的,100%的人会回答它是做互联网的。其实,再往高一点的层次讲,马云是做资本的。阿里巴巴的成功,是因为马云是做第三方支付和金融的,他用了200%的时间研究金融体系,取得了第三方支付的金融牌照,才有企业的实质发展。所以马云借了这个互联网的海,什么船在这上面走,就是什么店在这里开,他通过金融这个体系制约着你。你要利用我,大家共享利益。华为为什么能够发展出2000多亿的产值,因为华为做的的通讯行业的海,说海可能听不懂,说云计算你们可能就懂了。计算机这个海,软件就是上面的船。如果你是学哲学的就知道, 企业最厉害的秘诀就在这里。

红岁就是要做茶叶里面的海。我们没有去做产品,甚至有人认为我现在已经不是做茶叶了,就像LV不是做包包了,钻石已经不是石头了一样——钻石是象征爱情的,它跟石头没有任何关系。我们茉莉花茶已经不是茶了,它代表了爱了,东方的爱情了。这才是营销。

《南方企业家》:红岁成功了,很多人研究来研究去都说看不懂。想请姚总现身说法,红岁到底是怎么成功的,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

姚研成:成功是偶然的,全世界的成功都是偶然的。在特定的环境下,我抓住了偶然的事、物品,所以抓住机遇是排在第一位的。第二是怎么规划;第三就是怎么按照正确的方式。举个例子,我们通过研究品牌的成长规律,发现任何一个世界名牌有100个大家“不知道”: 宝马的设计师是谁?LV的包包的设计师叫什么名字,董事长叫什么名字,它的生产工厂在哪个国家、哪个城市,你都不知道。红岁也要做到这样。

南方企业家:相信不止一个人会问你,你的渠道在哪儿,你的工厂在哪儿,有多少人,一般遇到这问题你会怎么回答?

 姚研成:这个问题已经回答了N次。我的渠道就在消费者心里,任何商品的渠道都是在消费者心里。这就是你的第一个层面的渠道。第二层面才是常规渠道,他想要你,会不远万里走过来。至于工厂,天底下能生产商品的地方都是我的工厂。所有成功的企业都是这样的,现在是供应商组合的一个社会。

 

做企业不仅仅是为“活着”

南方企业家:我感觉你在走很慢的路,干干净净的,不浮躁,不着急,不冲动⋯⋯

姚研成:一个品牌最大的价值就是让别人得不到。喜欢,永远要控制。最奢侈的东西永远不会放开让你买。让人们向往,这是你做的,品牌就是要做到这些。这就是劳斯莱斯最顶级的车一年全球的发布量只有10辆的原因。
南方企业家:有一位企业家曾经说过,企业活着才有将来,存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,你认同吗?

姚研成:这就是价值观的区别。我们部分的广东企业在商品开发和文化上已经落后于全国了。在改革开放的早期,我们占据优势,因为海边,海洋文化急功近利,当时的成功在于此。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没有打好基础,失败也将在于此——太急功近利了。现在广东有很多老板,他们很有钱但是没有价值。最近5年,在很多国外和国内的高端场合,有很多老板出去之后拿名片,主持人介绍,一介绍也就是某某老总,但介绍起我时特别提及我是红岁品牌的投资人,别人对你有十二分的尊重。那些身价比我多一千倍的老板也没有我的社会地位高。

做企业不仅仅是为了“活着”,活着是为了啥?

 

我们现在学习西方的一些东西“实战证明大多数是错的”

 南方企业家: 中国的企业一直以来处于全球产业链的末端,30年过去了,似乎都走不出这个局。我们过去说以市场换技术,先有市场,再有工厂,再有技术,结果到了技术或者到了品牌的环节,就开始止步。中国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,但利润越来越薄,抗击风险的能力越来越差,你觉得是什么原因?红岁为什么敢于从品牌端切入,做高端品牌的运营商?

姚研成: 每个企业和个人要自主地发展。少学习,不学习不行,爱学习和错误的学习更可怕。我们现在学习西方的一些东西,实践证明大多数是错的。台湾的制造很成功,但在营销上并没有带来多少亮点。要讲究学习的方法,还是要坚守。凡是把中国传统文化善于和西方的框架结合都能做得很好。

《南方企业家》:中国很多的企业都采用“先有市场,再有工厂”的模式,因为这是比较现实稳妥的方式,你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?

姚研成:营销的本质到底是什么?营销的本质是内容,我们通常讲的就是品质。全世界最高级的营销就是两个内容,第一就是品质。因为品质关系到每个人的利益,比如买一块手表,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不走了,它就没有给你带来你想要的东西,这是你的利益。第二就是我们通常讲的文化。文化是感性的东西,一个茶杯再漂亮,它是一个载体,如果没有跟它对应的内容,这样的杯子,我们可以用营销思维想象,如果在这个杯子里面放醋,你会想到什么,如果放一杯酒,你又会感觉它是什么味道。这就是我们所讲的,营造的环境就是为内容服务的。如果这里面放了啤酒,你就觉得不伦不类。

产品的设计不能停留在宽泛的层面,比如一个人是为了美化自己来穿衣服,还是有气质的他穿什么你都接受?答案肯定是通过自身那种力量引发的效果,所穿的衣服只是起到一种辅助作用。 归要结蒂,人是一个精神动物。
什么是奢侈品,什么是贵族?为什么有些人三代做不了贵族,十代人做不了贵族,而有些人一瞬间就会成为贵族?就像佛学里面讲的那样,有的人敲着木鱼,天天念经,最后还不明白佛是什么意思?有些人在庙里面待了十天,他顿悟,他一瞬间就知道什么是佛。

 

奢侈品牌是“一种精神上的认同”

《南方企业家》:在你看来,奢侈品首先是贵的,还是对的?

姚研成:奢侈品不是贵的,它必须是我精神上自觉和自愿喜欢的东西,它是健康的,它不是一个扭曲的东西。就像我想娶那个双眼皮的女人,结果我一个同事娶了,但我从内心里为他祝福,而不是妒忌。所以奢侈品是一种精神的认同,它是价值决定价格,必须上升到思想层面。好的文化产品、奢侈品为什么贵呢?因为它少、稀有,像黄金、钻石、包包等定制的一些产品,往往会让人们先去认识它的价值。

《南方企业家》:文化的传递是一个缓慢的过程。对很多企业来说,现在市场机遇非常多,中国市场这么大,发展又这么快,很多企业都跑出去抢钱了。为什么你反而去选择一个慢的方式去做营销呢?

姚研成:一个投资人对待商品,就像家长带着小孩一样,想把无数的希望寄托在孩子的身上。这是一个想象。在全世界,文化商品的形成不是主观上想让它怎么做,而是客观上被别人接受。 文化是给别人做的,产品是给自己做的。文化是给对方做的,再高层次的文化是给宇宙做的,是给大自然做的。过去30年中国在营销、商品开发、设计过程中,往往把三个融合在一起了,但是这三个是不一样的,是把它们混在一起了。如同骡子、马和毛驴三个动物都是四条腿,虽然很像但其实不一样。